笔画文学网
推荐的小说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谐趣武侠 > 裙下之臣阮阮阮烟罗 > 不按理出牌的他

不按理出牌的他

作者:皮皮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28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但无法阻挡的热情下,抛开所有理性的独一圣却没有忘记保护好二人之间出现的小生命……

代亦杰:心玉今晚要和我们一起吃饭。

代亦杰:不是,我的弄脏了,所以暂时借圣的穿了一天……

“路!小心!”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能这样滑单板的吗?”

“那爸爸你都不教我滑雪……”

“你还太小,现在不适合滑雪。”

独一路倒是很有一套,现在弄的独一圣是无言以对。

独一路紧紧的抓住独一圣专用的单板说到。他是认真的,虽说人小,但独一圣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

第42章 骨灰

找了半天,西门夕夏终于找到校长室了。唉……这该死的校长室,尽然弄在那么里面的地方,难怪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校长看了眼西门夕夏,“你就是今天转学过来的吧!你的班级在高二(9)班,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校长的那些话让西门夕夏很是郁闷。这家伙是不是看不起她?还有为什么老让她去高二哦!唉……算了,这次就不计较了。再怎么说对方都是校长,万一被退学了那就太不划算了。

“你在傻笑什么?”一个让她愤怒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中,打破了她的回忆……

“喂喂喂,和你说话呢!”司空诺再没有耐心了,他好不容易想去好好了解她。但她却不给他好脸色看。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欠了她什么。要不是看在她那么可怜的份儿上,他才不要和她说话呢!

“你……算了,不跟你说了。你在找高而(9)班吧!跟我来。”他在前面走着,但西门夕夏却依旧寻找着,没有要跟着他走的意思。

“我说,我带你去你的班级。”虽然很生气,但还是因为她过去的事情而有些同情她,也因为对她之前的误解而有些后悔。

司空诺不觉握紧的拳头,但还是带她去了。就当是昨天打她的补偿吧!唉……真不知道他能忍到什么时候,但一定不会长,一定会很快爆发出来。

果然……

西门夕夏一脸的郁闷,没想到那家伙竟然是那么小气的人。唉……早知道这样,就不说了。现在好了,又要找了。

里面只有十个人,而且个个都是男的……

司空言立马走了过去,“你来拉!这里虽然人比较少,但挺团结的,希望你能喜欢这个班级。”他友好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但西门夕夏却没有要去握的意思。

西门夕夏没有说话,只是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只要忍一忍就过去了……三年,很快就能过去……

“就是,我也还以为是个美女呢!唉……真没想到要和这么个丑八怪在一起上课。真是倒胃口。”另一名男子附和的说着,还做出了呕吐的模样。

“话说,要不我们把她弄到别的班级去?我可不想每天看到个丑八怪在我眼前晃了晃去。”那人做出了哀伤的模样。

司空诺听到这儿,不觉笑出了声。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女的这么说自己的好友。

“笑?有那么好笑吗?还有,你别以为你自己长的有多帅。根本一点都不帅。好了,本姑娘今天不想和你们吵,就不奉陪了。但是,如果你们谁要再敢惹我的话,那么就别怪我!俗话说的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自己挖坟。”她说完这句话后就潇洒的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好了,好了,别闹了。怎么说她也是个女的,所谓好男不跟女斗,何必呢!”司空言一脸的无奈,真不知道他这收烂摊子的活儿要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看来他必须快点去找她口中的北野啸才行……

杀手将那把匕首递给了她。“已经办妥了,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做DNA检测。看看这血是不是西门夕夏的。”

“但是,她有话让我带给你。她说,她永远都不会成为你和北野啸之间的障碍,因为你喜欢北野啸,所以她不会和你去抢,希望你忘了她这个朋友。这就是她让我带给你的话,既然都说了,那么就再多告诉你一点。她是**的。”杀手拿着钱离开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夕夏……夕夏……对不起……我对不起你……”西门夕夏对她是那么的好,可她做了什么?她怎么能这样做?怎么能为了一个男人而对自己的好友做出这样的事来?

“这个是我的手下在现场拍的。警告检查,这里有两种血液,一种和西门夕夏的一样,但另一个血就不知道是谁的了。我想是有人派了杀手,又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唉……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希望西门夕夏死了啊。这下好了,又白忙活了,又没钱拿了。

那人又掏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清楚的拍下了一个墓碑……

“不会的……不会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告诉我,告诉我这个墓在哪儿?告诉我!”他拽着那人的衣领,眼神中写满了悲伤。

那个叫小城的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北野啸。

“夕夏……夕夏……你一定没有死,对不对?你一定被人救了对不对?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虽然他这样想,但泪水还是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他怕,真的好怕,怕她真的已经死了……

一放学,西门夕夏就冲出了教室。谁让她要还那笔钱呢!唉……真是,不过那家人也真是太恶毒了,竟然让她还二十万。

“切不关我事。到时候被骂的是她,又不是我。还有,哥,你那么关心她干嘛?那种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去关心。要有那时间,你还不如去找个女朋友。我不介意你给我找个嫂子,但那种女人绝对不能做我嫂子。”他还是对西门夕夏很不满。谁让她总不给他好脸色看呢!

“唉……像我这样的人,有谁会要我呢?唉……”她现在没钱没成年,有哪个地方可以让她工作呢?虽然知道机会渺茫,但还是去试试吧!

“我们这儿目前不缺人手。”老板毫不留情的就说出了这句话。她就知道会这样,算了,还是去别家试试吧!

“我们这儿店小,没有多余的钱请人。你还是去别处问问吧!”虽然老板很想让她留下,但是他的经济情况并不容许他那么做。

她走进了一家又一家的店,但却每次都吃闭门羹。“看来自己找是没用了。但是又没有钱去创业。这下惨了……”呜呜要是能找回行李就好了。这样的话就可以把那笔钱给还了。

“呃……她肚子疼,先回去了。”司空言找了个借口,希望能够瞒过去。

“翘课?这丫头,看我明天怎么收拾她!既然她不在了,你们今天也早点回去吧!”老师生气的离开了。

司空诺笑了笑,“哥,难道你忘了爸和我们说过要做个诚实的人吗?”他笑着与其他几个人一起离开了。等着明天看好戏。

“夕夏……夕夏……不会的,一定不会是她。”他将墓碑给铲了开来。

“我问你,为什么这座坟墓没有骨灰?”当他打开骨灰盖的时候一切都明白了。果然,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她还没有死。可是她在哪儿?

“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我可以给你一百万。如果你不说的话,那么……”北野啸掏出了一把匕首,威胁着他。现在,已经没有是比知道西门夕夏的下落更重要的了。

北野啸的嘴角微微上扬,“带我去。等找到后,我就会兑现我的承诺,给你一百万。”

西门夕夏这一夜她都没有睡着,满脑子想的都是北野啸。她知道,自己不该去想他了,但是却怎么也忘不了。

“我……我没有。我干嘛要去想?我的心已经死了,那一切对我来说已经是过去了。我不会再去想了。倒是你,为什么不睡觉跑我房间来?”她收起了那抹悲伤,不让他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小心?为什么?是不是司空诺又要做对我做什么?”这该死的家伙,到底又要对她做什么?真是的,她哪儿惹他了?干嘛没完没了的找她麻烦哦!

“翘课?我没有啊。我什么时候翘课了?”真是,她明明是在放学后才走的嘛!这怎么能叫翘课呢?

难道是他们知道她还没死吗?可是为什么会这样?连墓碑都做好了,为什么还会来找她……

听到声音后的二老和司空诺也跑了过来,见到这一幕后都傻了。

“你别生气了好吗?跟我回去吧!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他保证着,但她却依旧是那么的冰冷。

北野啸握住了她的手。“我和黎姿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你。请你跟我交往好吗?”他恳求的说着,他多么希望她能答应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司空诺一脸的不解。但下一秒他就明白过来了,这个人一定是西门夕夏喜欢的那个人。

“我说了,我和黎姿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你,我爱的人是,不是黎姿!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他知道是他的错,但她也不能这么过分吧!

北野啸笑了笑,拿出了那把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心脏。“如果我死了,你就肯原谅我的话,那我愿意为你去死。”说着他就要捅进去。

“我不喜欢她,就算和她在一起也不会幸福不是吗?如果你真的为她好,就应该和我在一起。这样她才会去找另一个属于她的幸福。她没有必要拥有一个不爱他的人不是吗?”他以前是喜欢黎姿,但现在他爱的人是她啊……

“可是……”她刚想说什么,但却被他吻住了。

“夕夏,我爱你。”他温柔的说着。

“啸,为什么你要选择夕夏?我到底哪里不如他了?为什么你要选择她,而不是我?”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朦胧中,她看到一个人朝她走了过来。

“可是……可是……”她爱他啊,她好爱好爱他……怎么能忘得了?

“洛……我好爱他,我真的好爱他……”她扑到了他的怀中,任泪水肆意的落了下来。而他则是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希望能给她带来安慰。

黎姿离开了他的怀抱,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她这才注意到,原来冰洛炫是那么的耀眼……以前却从来都没有发现过。

冰洛炫开心的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对黎姿是有感觉的,只是因为以前有西门夕夏在,所以才没有注意到。当西门夕夏离开他后,他才知道自己的感觉。

“洛……虽然我现在还不喜欢你。但是,我一定会努力让自己爱上你的。”她闭着眼,问着他身上的味道。是那么的清新……

还有些不明所以的傻爸爸一直到感受到那通过薄薄的肚皮传达至他手心的那一脚,才欣喜的回过神,这是……

“孩子,我是爸爸。”兰墨无语的看着这个大男人一副孩子样的小心翼翼的趴在自己的肚皮上,期待能和未出世的孩子进行沟通。

“他们怎么不动了?”没等到继续胎动的傻爸爸呆木着一张俊脸问孩子他妈。

“恩,既然孩子们睡着了,那咱们也去休息吧。”江浩然直起身,抱着自己的娇妻回房。

兰墨怀孕九个多月

“老大,小嫂子快生了吧!”训练的休息时间,有人好奇的这么问。

“老大,小嫂子怀的真是双胞胎?”一想到兰墨那几乎要堪比西瓜的肚子,有人心有戚戚焉的问道。

“浩然。”兰墨的声音从江浩然背后传来,让闻者听了不禁一惊。

“浩然,送我去医院。”哪怕是知道自己要生了,兰墨还是很镇定。

“恩。”在兰墨点头的那一刻江浩然把帽子一丢,抄起兰墨就往外走。

“帮我请假,我送墨墨去医院。”直到江浩然离开了视野范围,那窃窃私语才开始冒出来。

“墨墨,你怎么样了?”低头问着怀里的兰墨,江浩然心里揪的紧紧的,自己可是听说女人生孩子就是个生死关,要是有个好歹……呸,墨墨才不会有事。

在将兰墨送入产房后,江浩然靠在医院的墙壁上,耷拉着脑袋,整个人呈呆滞状,墨墨要生了!就在离自己不过几米远的室内!

这生孩子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自己有儿女了!

“一儿一女,刚好组成一个‘好’字。”看到兰墨歪着头要看孩子,江浩然连忙帮忙托着兰墨的腰肢帮她转身。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梅里雪山山口处三道阵法已然被破,她抬眼望着山上的情形,拔腿便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一路上到处都是弟子们的尸体,她来不及辨认,直直的朝着连峰大殿而去。

“谁!”任白歌利眼一扫,手中长剑朝着她身后的石壁而去,石壁之后一个蓝色身影闪出。

任白歌来不及疑问,收起长剑,于唐泽隐身于石壁之后,悄声离开。

浴凰阁外,任白歌微微喘了喘气急声道:“阿泽,你怎么在这里?我爹娘呢?他们没事吧!”

任白歌一把抓住唐泽的手急道:“我爹娘呢?凌霄宫怎么会被人这么轻易闯入破阵,凭我爹的武功,怎么会……”

当下指了指阁楼,任白歌顺着他的目光而去,那个阁楼,是当初娘亲吩咐不许她进来的,任白歌心间一颤,眼眸里涌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素色的衣衫血迹斑斑,凌乱的发髻眼眸紧闭,苍白的脸色了无生机的躺在那里,任白歌鼻尖一酸,脚步发软的慢慢走过去,单膝跪倒在地涩声道:“娘,我回来了,您睁开眼睛看看我,是小白回来了。”

任白歌凝视着唐馥雪不断溢血的嘴角,只觉得从未有过的恐惧,她抓起唐馥雪的手强笑道:“娘!您怎么会见不到我,以后……以后我哪里也不去了,就陪着您。”

“娘,您别说了,您别说话,我马上救您,阿泽,你帮我护法!”任白歌打断了唐馥雪的话,下意识的不想听见,只觉得眼睛中一片湿意,呜咽道。

“没用的……心脉具断……娘……大限已至”唐馥雪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很快便浸染了素色的衣衫。

“那边有个阁楼,你们几个去那边找找!”数道脚步声向着阁楼而来,任白歌猛然回头望着阁楼下逼近的黑衣人。

“我们一起走!娘,我带你走!我们去找爹,去找我爹!我爹一定能救你的!”任白歌抱住唐馥雪哭声道,这么多年娘亲她很少近距离的接触娘亲,却不曾想现在竟是如此。

唐泽一把拉住任白歌沉声道:“走吧!不然师母死也不会安心!”用力的拉着她朝着密道口而去。

“任白歌!你是凌霄宫的少主,担起你应当的责任!记住娘的话,找到和氏璧,报今日之仇!”

密道之门缓缓下落,门内是任白歌歇斯底里的哭喊声,门外是唐馥雪字字泣血之言。

对于这里的密道两人显然也是不知晓的,但现在却没有心思来想这个。

没有得到任白歌的回复,唐泽叹了口气慢慢的搂住她道:“我知道你难受,姑姑她……你别这样了好不好!难受就哭出来,你这样……姑姑知道了也会难过的。”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54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枯木大叔

    枯木大叔  评论于 [2022-05-10 6:13:03]  回复

    逍遥半载,还是乖乖的回到公司做幕后老大,尽管她只是一个十九岁少女。

  • 雨景天

    雨景天  评论于 [2022-06-08 6:13:03]  回复

    这大街小巷,处处洋溢着一股喜悦的气氛。

  • 云中弱水

    云中弱水  评论于 [2022-08-03 6:13:03]  回复

    庄里的粮食一夜之间竟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盗了三分之一,这事真是太让人不可思议了。下定决心查到底,一定要让偷盗之人付出代价。

  • 蛤蟆大王

    蛤蟆大王  评论于 [2022-07-21 6:13:03]  回复

    虽然她不知道去世是何意,但是她知道她再也见不到爸爸了,所以她嚎啕大哭了起来。

  • 阴阳律笔

    阴阳律笔  评论于 [2022-08-03 6:13:03]  回复

    “放心,这就成为我们之间的秘密,我定让一切安然无恙。”

  • 爱上小钻风的男人

    爱上小钻风的男人  评论于 [2022-07-23 6:13:03]  回复

    上官语娇扛起大包裹也跟在她们身后,紫昱一反常态没有粘着齐子馨,而是一脸高深莫测的冷酷表情,跟在了上官语娇的身后。

  • 岁月流火

    岁月流火  评论于 [2022-06-11 6:13:03]  回复

    但是在一个月之后,她却给他打了一通电话。

  • 月下行人

    月下行人  评论于 [2022-07-12 6:13:03]  回复

    “景娴,是正式的队员。”弘历在得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开始改变了自己对永璜的看法,这个孩子,真的是长大了,在用自己的想法来生活了。他在看到赛托写的那些选拔的密折的时候,第一次觉得永璜现在也算是一个有担当的大男人了。

  • 玩水的鱼

    玩水的鱼  评论于 [2022-06-11 6:13:03]  回复

    “一会儿大概就会停下来整顿了吧,东西都收起来吧。”独孤陌尘扫了一眼躺在腿边郁闷的倾城,对陌玉熙说道。陌玉熙点点头,将桌上的棋牌收进牌盒内。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

推荐小说

  • 农家弃妃

    农家弃妃

    阿黧

    洛书安装了王者荣耀变身系统,被作为玩家投放到山海界中去与其他玩家厮杀。这是一个冷酷的洪荒世界,妖魔横行,更有无数窥视在侧的危险敌人,唯有杀出一条血路,方可证道仙途。 化身凤求凰,化身水晶猎龙者,化身白龙吟,化身森罗万象。

    开始阅读

  • 贩罪

    贩罪

    谈栖

    家族阴谋中丧生火海的神秘大佬,一朝穿越为战王千金,本欲仗着战王爹爹与美女娘亲的名气搅乱皇宫,却祸不单行

    开始阅读

  • 十号传奇

    十号传奇

    夜与雪

    前世,懵懂无知,被渣男欺骗,凄惨而死。   再世重生,她携恨而来,定要将欺她、害她、辱她、负她的人,以命偿还。   一纸协议,他们被迫捆绑在一起,各取所需。   三个月后,她潇洒的将离婚协议放在他面前,“时先生,签字吧!”   他却将离婚协议撕得粉碎,拥她入怀,“你的仇,我来报,你只要躲在我的身后胡作非为就好。”   某日,上山采景,她俏皮的问:“时先生,你爱我吗?”   他回答,“爱。”   她指着万丈悬崖,翩然一笑,“如果你爱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他毫不犹豫照做,她尾随而至。

    开始阅读

  • 填房重生攻略

    填房重生攻略

    呼延乱语

    (1v1绝宠文!) 不就随手捡了个帅哥,哪知竟从此被缠上身?传言君少煌冷酷绝情,淡漠疏离,可谁能告诉她,这位强势腹黑整天黏着她的帅哥是谁?果然传闻不可信…… “君少煌,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会喜欢你!” “没事,我喜欢你就行了。” 女孩:…… 当冰山校草对上元气少女,他们又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时光悠然,岁月静好。不知是他惊艳了她的时光,还是她温柔了他的岁月?

    开始阅读

  • 冷漠天才火爆女

    冷漠天才火爆女

    赵权韩璐

    大道三千,何处通天! 无垠莽荒,无疆古国,一块天命神石出现,世界掀起波澜。

    开始阅读

  • 虐爱成灾:首席大人太腹黑

    虐爱成灾:首席大人太腹黑

    辰分妖娆

    他皇家嫡子,上赶的女人排成行,只奈,爷邪魅不羁,腹黑强大,却怪癖连连,女人一碰,挥刀剁手。此生最大耻辱,被那谁吃干抹尽,赐死了还阴魂不散。 她金牌杀手,穿越带着两娃,娃常曰:“娘亲,爹爹在哪里?”答曰:“最好别让我看见你们老子,否则你们这辈子都没老子了。”死而复生,怀揣着各种阴毒,却报复不成被禁锢在他身边,逃无可逃。 某男:“女人,你已经引火烧身了。”某女:“姑奶奶有灭火器。”

    开始阅读

  • 顾男神的小甜心

    顾男神的小甜心

    十三菜鸟

    他是暗黑帝王,有着帅的惨绝人寰的俊美容颜,更有着用之不竭的财富!她是天生迷糊女子一枚! 六年后,她带着一缩小版的他回归。在机场无意中偶遇,他盯着那个缩小版的自己冲着某女咆哮:“女人,你竟敢偷走我儿子?”眸中怒火升腾,六年前那个夜晚的‘耻辱’随之涌上心头! “喂,男人,有木有搞错啊?我们,很熟吗?”某女一脸懵懂的望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熟悉且一脸怒容的男人,不屑一顾的撇撇嘴说道! 不料,不等那个男人说话。 她养了五年的儿子却够了勾手指,示意自己的妈妈弯腰低头! “妈妈,难道你木有觉得他长得跟我很像吗?”萌的让人心里发痒的儿子忽闪着一双璀璨耀眼的双眸,在某女耳边低语道! 某女这才正儿八经瞅了瞅眼前的男人,一下子回过神来,一把拉起儿子就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了出去。。。。。。 邪笑着,某男微眯起一双与小正太一模一样的璀璨双眸冷冷的说道:“女人,你,是逃不掉的。”话音落,他潇洒转身离去!

    开始阅读

  • 我和校草有个婚约

    我和校草有个婚约

    孙来也

    一颗心脏一个承诺,将原本没有交集的两人牵扯在一起。 他冷漠无情,看见她眼中的悲伤,却会莫名疼惜。 对他而言,宋世熙只是他许下的一个承诺。 他娶她,对她温柔,给她所有的宠爱与纵容,仅仅只是源自一颗心脏的疼惜。 在他爱人回归之时,在他找回空白过去之时,他们的距离却是那么近又那么地远。 当真相揭露,他们的爱情又该何去何从? 一次无心之错,她用背影结束他们所有的纠缠..... ============= 曾经,他们在浪漫的巴黎街头奔跑,在美丽的塞纳河畔幸福地拥抱;他站在紫色的薰衣草花田,供她描绘;他温暖的怀抱,是她坚实的避风港。 曾经,幸福如此简单。 他说“宋世熙,我可以给你所有,唯独给不了你爱情。” 她说“纪若然,我爱上你了,怎么办?” 当她以为幸福常在时,一场争执将一切揭露。......... 当她从楼梯滚下,模糊的视线,望着那高大的身影,“你的孩子没了,是否该庆祝一番?” 原来,你的脚步,只能陪我到这里。 原来,我的幸福,到这里就是尽头。 ============= 她来过他的世界,却连一个过客都不是,因为他从未给过她停留的余地。 沉默之中,只有思念诉说着悲哀,你过得怎样?别来无恙?问不了,忘不掉,想着,念着….. 经年后,一场神秘的画展,将一切再次呈现。 你看得到吗?我心中唯一的爱, 我是如此的想念,你知道吗? 关于你的记忆 那个遥远的地方 ....... 有我。

    开始阅读

  • 英雄联盟之演员的自我修养

    英雄联盟之演员的自我修养

    故人新茶

    本书圈圈读者群:25567490 战乱蔓延,外星人入侵,太阳黑子大爆发......... 对于人类而言,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对于王大雄而言,分身投胎系统可以让他站在岸上钓鱼看热闹,不闲事大。 啥也不说了,庞大无比的星际战舰,孙猴头的小弟,被无数修真追杀的魔头,绝世剑客......都是我投胎出来的小号,不信?打666给你看!

    开始阅读

  • 我家有只九尾狐

    我家有只九尾狐

    枫渡清江

    她不就是聊天聊得高兴了一些吗?至于把她一个月奖金都扣了? 她不就是长得稍微可爱一些吗?需要差点被男人诓骗? 她不就是骂老天骂得凶了一些吗?居然撞上这坑爹的穿越! 特么穿越就算了,为嘛她一穿越就赶上要出嫁?嫁的还是传说中 对她恨得咬牙切齿、杀人不眨眼的王爷? 王府之内,王爷对她恨之入骨;侧妃对她陷害不断;小妾对她嗤 之以鼻;就连特么的下人也敢欺负她! 草泥马,老子不好过,你特么一个也别想好过! 【冷面王与二货王妃篇】: “这都是什么?本王妃要吃肉!吃肉!”某女气得面红脖子粗。 “王妃,谁让您昨天……” 回忆一下昨天……她豪气万千的对某王爷说:“轩辕傲,老娘不爱 你,所以你有多远给老娘滚多远!” 面色阴沉的某王爷掐着她的脖子:“霸占了本王王妃的位置还敢 说不爱本王,哼,本王会让你在王府的日子,很!好!过!” 真特么的小气!他以为他是金银财宝人人都爱? 看了看那堆酱萝卜,憋了半天,为了肉,老娘就爱他一次:“来人,拿笔 来!” …… “王爷,王妃给您的信!” “念!”某王爷头也不抬。 “亲爱的王爷夫君,人家真的很爱你,只要一秒钟见不到你,人家的心就开始一抽一抽的痛,噢……我的爱!我是那么的……王爷!” 侍卫关心的走上前,看着那吐得天昏地暗的某王爷…… “那个贱人到底想干什么?”吐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口。 “据说是想吃肉……” …… 本文女主骗得了太后,气得了王爷,泡得了帅哥,打得了侧妃,斗得过侍妾!什么宅斗宫斗各种斗应付自如!绝宠无虐! 【广告语,横幅拉起】:不怕笑抽的跟着来吧! 欢迎鲜花、钻石各种砸,请不要怜惜人家!啥?有臭鸡蛋?换成 钻石砸我吧!效果是一样一样的! 嘿嘿……

    开始阅读

  • 农门小厨娘

    农门小厨娘

    刘洵青

    一位精神大师,可以在一天内记忆皇家机甲学院图书馆3亿6千万本书籍,可以在一个小时内毁灭一颗中等生命星球,可以在一分钟内让任何一位女神从灵魂深处爱上自己。   一枚菱形晶体,让秦岩成为了这样一位精神大师。

    开始阅读

  • 爆笑宠妃:腹黑王爷小狂妃

    爆笑宠妃:腹黑王爷小狂妃

    宛如清韵

    当秦奋手机微信摇出了天庭朋友圈,他发现自己的人生变了,但天庭的变化更惊悚。   想要金点子,行,拿东西来换,我不挑食。   超市,串串香,等一系列熟悉的东西对原有的天庭造成了冲击。   秦奋看着天庭的物产,发现自己似乎要发了。种田,数钱,好多事要做。   我是先吃蟠桃呢,还是九转金丹。   PS:内签已过,人品嘛,我很有节操可以吗?求点求收求票票,求包养 一群(566830963),二群(366756421)已满, 全订V群(513424835) 新书上传《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开始阅读